蝮蛇介绍

 产品介绍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7-03

蝮蛇介绍

【别名】
虺(《诗经》),反鼻(《经典释文》),土虺蛇(《普济方》),反鼻蛇(《纲目》),碧飞(《湖州府志》),方胜板、土锦、灰地匾(《纲目拾遗》),草上飞(薛德焴《系统动物学》),七寸子、土公蛇、狗屙蝮、烂肚蝮(《生物学通报》3:4,1958),土球子(《东北动物药》),地扁蛇(《中国药学大辞典》)。
【汉语拼音】
fushe
【成份】
从蝮蛇蛇毒中已分离提纯以下成分:出血因子HR-Ⅰ及HR-Ⅱ,蛋白酶b,一种缓激肽释放酶及两种缓激肽破坏酶和强化因子E。HR-Ⅰ可能是它的主要毒索,含12%中性糖,等电点4.70,是一种酸性的糖蛋白,分子量约为85000。HR-Ⅰ已高度纯化;但与蛋白酶b分不开,也是糖蛋白,分子量95000。蛋白酶b是一种肽键内断酶,含2克原子Ca/mol;去Ca后,分子构型变化,丧失蛋白酶活性;反应不可逆。强比因子E是11肽,其一级结构已经化学合成证明。
【加工采集】
春、夏间捕捉。捕得后,剖腹除去内脏,烘干。
【药理作用】
粗制蛇毒成分复杂,作用亦很复杂。一般认为,蝮蛇毒是以血循毒为主的血循、神经混合毒。被咬伤的病人除局部出观肿胀、疼痛外;由于神经毒,常发生畏寒、目糊、眼睑下垂、颈项牵引感,当然更重要的是引起呼吸困难如双吸气、屏气、点头状或鱼口样呼吸等。呼吸麻痹是早期死亡的主要原因。动物试验也证明蝮蛇毒具有明显的神经毒的作用。另一方面,蝮蛇毒具有显著的血循毒,单纯的人工呼吸并不能延长动物的生存时间。临床病人也常出现面色苍白、多汗、心率加速、四肢厥冷、血压下降等严重中毒性休克症状。虽然有人认为江苏蝮蛇毒主要也是神经毒(据他们观察呼吸麻痹是主要症状及致死原因),但一般仍认为血循毒是主要的。它能大量释放血管活性物质如组织胺、5-羟色胶及缓动素等,破坏红细胞,增加毛细血管通透性,使血浆及体液大量丧失,血容量不足。更加严重的是对心脏的直接损害,被咬伤的病人心电图有窦性心律不整、异位节律、P波变尖。R波低电压、传导阻滞、S-T段下降、T波扁平或倒置等变化,联系到实验动物中毒死亡后的尸解情况-心肌出血、心肌纤维浊肿断裂,可以认为蝮蛇毒对心脏的毒性是循环衰竭引起死亡的主要原因。由于休克、溶血及对各脏器的直接损害(如肾等),可发生酸中毒、急性肾功能衰璃等。严重咬伤病人常出现酱油色尿以及尿中蛋白、管型、隐血均呈阳性等。防治感染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。

竹叶青、龟花蛇毒亦为以血循毒为主的混合毒。一般局部症状较重,而全身症状较轻,如能及时正确抢救,死亡率较低。
【炮制】
蝮蛇霜:取蝮蛇煅烧存性,研成粉末。
【功能主治】
祛风,攻毒。治麻风,癞疾,皮肤顽痹,瘰疬,痔疾。

①《别录》:"酿作酒疗癞疾,诸瘘,心腹痛,下结气。"

②《药性论》:"治五痔,肠风泻血。"

③《纲目拾遗》:"治风痹。"
【性味】
甘,温,有毒。

①《本草拾遗》:"有小毒。"

②《纲目》:"甘,温,有毒。"

③《本经逢原》:"大热,有毒。"
【用法用量】
内服:酒浸或烧存性研末。外用:浸油、酒渍或烧存性研末调敷。
【宜忌】
阴虚血亏都慎服,孕妇禁服。
【归经】
脾;肝经
【植物形态】

生境分布:东北、浙江、江西、河南、华南。
【临床应用】
治疗麻风及麻风反应:试用蝮蛇酒治疗各型麻风均有一定效果,尤以合并砜类药治疗者疗效更佳。据47例治疗6个月的观察,用药后一般情况如精神、体重及食欲都有改善,皮肤反应消退或有进步,知觉恢复或好转,溃疡缩小,性功能改进;在病理改变上炎症细胞浸润减少,细菌检查消失或减少。另有10例晚期瘤型麻风患者单用蝮蛇酒治疗,结果显效3例,有效5例,无效2例。有效病例在用药后1~2周开始皮肤结节斑纹软化吸收消退,恢复知觉,细胞浸润及检菌亦见减少。蝮蛇洒的制备无统一规格,曾试用下列制法:㈠取大的(约6~7年)活蝮蛇一尾,放入60°高粱烧酒1000毫升中醉死,并加入人参5钱,密盖后置于阴冷处,浸泡3个月后取酒内服,每日1~2次,每次5~10毫升。㈡用玻璃皿引取活蝮蛇之毒液,加入60°高粱酒100毫升中,1月后取酒服用,每日1~2次,每次2~3毫升。㈢取鲜活蝮蛇一尾,人参5钱,泡于12°黄酒2000毫升中,3个月后取洒服用,每日入睡前服1次,每次5毫升,发汗就寝。㈣取活蝮蛇一尾,杀死后置于干燥箱中,干燥12小时后研粉,浸泡于60°高粱烧酒500毫升中,1~3个月后取酒服,每日2次,每次5~10毫升;或取粉末5克,用黄酒300毫升1次送下。此外,临床曾以蝮蛇粉5~10克,于入睡前用黄酒适量送服(服药期间补充液体解毒),连服3~4日,治疗麻风结节性反应15例,结果反应症状消失者12例,进步2例,无效1例。
【药用部位】
为蝮蛇科动物蝮蛇除去内脏的全体。
【来自何书】
《别录》